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

用心关怀

- 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健康教育 > 健康教育园地 > 一般心理问题 > 成年人心理

成年人心理

我习惯逃避责任

字号:    [返回]    来源: 作者:管理员 浏览:  发布时间:2013-03-01 16:30:00

  一听到“责任”就逃之夭夭的人,在今天的大都会里,可是为数不少。他们是还没有长大的孩子吗?

“我最怕别人跟我说,作为男人,你要负责任!一听到‘责任’这个词,我全身的肌肉都绷得紧紧的,头痛,胸闷,好像自己被意外关在电梯里一样。”已经35岁的邵兵,体健貌端,收入高,钻石级王老五,却仍是单身贵族。“我怕别人依赖我。跟女孩子拍拖没有任何问题,可只要她说咱们什么时候结婚呀,我就逃得比兔子还快。”

害怕受人评判,害怕失去独立,害怕对自己的行动、选择和欲望作出回应……拒绝承担责任有多种表现,但其原因却都是内心的恐慌,这种恐慌可能会转变为真正的恐惧心理。

  怕担责任可能是天生的

“在工作、家庭和道德方面承担责任,无疑会让人紧张。”心理医生瑞金•弗朗克尔(Regine Frankel)说:“生物心理学的发展,特别是美国哈佛大学研究员杰罗姆•卡甘(Jerome Kagan)的研究证明:大约20%的人在出生时的神经化学特性,让他们容易对紧张的情绪和新奇的事物过于敏感。”

研究表明,在他们的大脑中,负责发出指令和管理恐惧情绪的部分过于活跃,所以这方面的任何信号都会让他们发狂。当遇到需要重新审视自己或接受他人评判的时候,他们的不安就会很快暴露,而且表现得相当强烈。所以,他们总是尽力避免面对这种情况。那么,害怕承担责任是与生俱来的?“应该说,这和人类其他所有行为表现一样,是受多种因素影响的。”瑞金•弗朗克尔医生说。

  掩盖自己的懦弱

Jason喜欢在工作中做执行者,不愿意承担更大的责任;Owen总让他的妻子对两人之间的问题承担责任;而Anne在与人发生矛盾时,总是把所有的错误都推到别人身上。这3种态度都是为了满足同一种需要:掩盖自己的懦弱。

“最害怕被别人指出缺陷的人,实际上总认为自己有缺陷。”精神分析师热拉尔•娄万(Gerard Louvain)说:“父母过于严厉的态度使他们总也忘不了:‘你真没用,是个坏孩子,什么都做不好,你就欠罚。’心理分析把这种来自内心的声音称为‘严厉的超我’。”

父母的禁令给孩子带来的强烈心理冲击,正是造成这种心理顽疾的根源。一个人越是美化父亲的硬朗和母亲的完美,他就越觉得自己承受着严格的评判。即使成年以后,他也会认为自己不能胜任承担较多责任的职务,他在潜意识中认为,这样的职务是留给父母的,因而常常选择服从或逃避。“丹麦哲学家索伦•克尔凯郭尔(Soren Kierkegaard)的一生就是很好的例证。”热拉尔•娄万说,“他虽然赞美婚姻带来的责任和义务,却没能超越父亲形象的影响,终生未和自己的爱人瑞金(Regine)结婚。”

  见证:“‘负责任’就意味着‘屁股要挨打’”

  阿黛 34岁 制作助理

“这些年,我一直都在干一些无足轻重的工作,混日子。我也幻想能重拾专业,做电影或者新闻报道。但一想到要自己去搞创意,就冷汗直冒。我总忘不了小时候发生的一幕:一次,妈妈出门时把弟弟交给我照看,回来后看见弟弟在哭,她不问青红皂白,就打了我一顿屁股。所以,我觉得,‘负责任’就意味着‘屁股要挨打’。后来,我跟我的一个闺蜜说起这个故事,她说她蛮欣赏我的诚实。我才发现,其实在别人心目中,我还挺不错的,我也是有优点的人。现在,我终于找到了适合自己的位置,当然啦,我再也没像小时候那样‘挨打’了。”

  你自己是这样的人

  ■ 对自己宽容一些

拒绝承担责任也隐藏着潜意识中对完美的幻想。为什么呢?因为我们的父母从没有对我们感到十分满意或者他们的要求太高。这样,我们的潜意识认为:“要父母爱我,我就必须做到完美。如果我不负担责任,他们也就不会知道我是不完美的。”我们必须认识到这个世界不存在十全十美的人和事,偶尔犯错误比总是逃避责任要好得多。

  ■ 改变你的想法

很多害怕承担责任的人都以为,可以用逃避来保留自己的自由。这实际是误区。如果我们对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、对自己所受到的限制或所处的困境都不负责任,如果我们对别人给予的爱、或者对自己没有得到爱也不负责任,那么其他人就要替我们负起责任,而我们将对这些人产生绝对的依赖……

  ■ 勇敢面对你的恐惧

敢于承担责任就要敢于承认自我,承担自己行为的后果。如果对一个问题考虑过多,我们就会感到烦恼并陷入困惑。与其固执地认为“我不能承担责任”,我们似乎更应该问问自己:“我到底在怕什么?我在什么时候对负责任感到特别困难?”

  你周围有这样的人

他不守信?他改主意像老天爷变脸一样快,还不承认自己以前的想法?他有这样的问题,可能是因为别人长期把他当成孩子对待,对他没有什么要求。你如果因为他的善变或者不守信用而指责他,是不会起作用的,并可能更强化他的“超我”的力量,令他更无力摆脱这种境况。他需要的其实是个人价值的不断发展和保障。你应该让他明白,你并不是他的父母,而且你希望面对的是一个懂得诚信的成年人。让你的朋友安静地面对他自己的困境,努力让他信守自己的承诺。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转载自《心理月刊》

健康教育

院长信箱 投诉建议